词汇整理工作,是主体地发展朝鲜语的基本问题

 2023.11.20.

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教导说。

"语言学部门要大力推进发展朝鲜语的基本问题—词汇的整理工作。"

主体语言理论把词汇整理工作作为主体发展朝鲜语的基本问题。

把词汇整理工作作为发展朝鲜语的基本问题, 意思是,要把主要力量集中于这项先行于语音、意义、语法等语言结构的其他领域的工作,不能以暂时的工作对待, 而要持之以恒地对待。

把词汇整理作为语言发展的基本问题提出来的主体语言理论,是从语言发展的合乎规律的要求和朝鲜语的民族特点出发的最科学的思想。

词汇整理之所以成为主体发展朝鲜语的基本问题, 首先是因为词汇在语言结构中占主要地位。

词汇在整个语言系统中占主要地位。

语言中的词汇与语法是构成语言的两大组成部分。

词汇表达了人类对事物现象的抽象式的产物——概念。

而词汇表达概念时,在其概念中注明了概括和广义的具体对象。

而词汇既具有对象逻辑意义又具有表达人的情感意味的意义。

由此可见,词汇是人类交际的手段——语言的基本材料。

语言使人们的沟通,从其过程的角度来看,可以说是通过从概念到判断、推理的逻辑思维过程,形成一定的思想,把它用语言表现出来的过程。

然而, 如果没有词汇,无论是在思想的形成过程还是在它的表现过程,都不可能实现的。

作为思维出发点的概念,也是由于将其固定和表达的词汇形式化而客观存在,因此没有词汇的帮助, 无法进行思维过程。

而通过思维过程形成的思想通过文章外在表现的过程也是由词汇在语法的管辖下组织成句子而形成的。

可见,在语言系统的存在和语言社会功能的表达中,词汇是最需要,最重要的因素。

词汇是其构成要素和基本材料,无论它在质量上或数量上越丰富,越发展,就越能很好地提高自己的社会功能。

语言的整体质量状态是由词汇构成的质量状态表现出来的。

语言的民族特点是否鲜明,主要体现在语言词汇结构的民族固有性和纯粹性是否得到保障。

从这种意义上说,固有词在朝鲜语词汇构成中占有特别的地位。

固有词是构成民族语词汇的关键。

固有词是构成民族语词汇的基础、决定其质构特性的本质语言因素。

固有语言是朝鲜人民通过悠久历史创造的宝贵的民族财富, 是渗透朝鲜人民智慧与民族感情的宝贵语言因素。

固有词富有语感、细腻的情感色彩,表达多样,音响也很美丽。

没有固有词不能表达的对象、现象,没有固有词那样表现细腻、神通的例子。

因此,整理旧社会的语言文物——外来因素,积极突出固有词,是正确发扬词汇构成的民族特点,主体地发展朝鲜语的重要问题。

词汇整理之所以成为主体发展朝鲜语的基本问题,其次是因为词汇整理在语言发展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语言发展中词汇的变化对语法、语体、发音等语言的各个组成部分都有很大的影响。

在词汇构成中,绝大多数是词,词是语言中语音、词汇、语法要素统一的最基本单位,是语言的基本单位。

因此,语言通常称为单词的语言。

因此,在语言中,有主体地发展词系,使之成为由民族固有词组成的一个系统,不仅在词汇方面,而且在整个语言结构的整体上对突出民族特性起着很大的作用。

从语法角度看,词汇对突出民族特点有很大作用。

在语言中,专门表达语法意义的语言手段,通常是由具有词汇意义的完全词语语义上抽象化而来的。

因此,把外来词汇整理成固有词,提高固有词在词汇构成中的比重,就能为更多营造植根于民族固有语言的语法手段打下坚实的基础。

把外来词汇整理成固有词,把词汇体系建设成为由固有词组成的一个系统,那么由于词汇与语法的相互作用,本民族语言本来就占统治地位的民族固有性质鲜明的语法手法就会进一步发展。

把词语体系整理成一个由民族固有词组成的系统,特别是文体,会成为符合人们的民族语言意识和语感的美丽、亲切、柔和,表现新颖而生动的。

○青野上条条蔓延的沟路,穿着白衣走在那上面的母亲。

清风吹着脓带,长在路边的艾蒿轻轻擦着裙幅,踩在脚下,长有蒲公英,草坪上有清香的气味。

一对蝴蝶飞来飞去,绕着母亲头上几遍,用绳子缠着它绕着它转来转去,然后就掉进那块草地上去了。

云雀在蔚蓝的天空中飞舞。

青翠的小麦田,是茶油卷起来的头发。

让万物复苏,生动地描绘生灵的春天的自然,让春情交融,这段描写段由64个词组成,都是固有词。

由此可见,广泛运用于人民的语言生活,使人们熟悉,运用容易理解的固有词,就能突出文体的表现情趣特点,在整个句子里突出民族情趣和气息。

词汇整理工作之所以成为主体发展朝语的基本问题,其次跟语言中外来的侵袭一般在词汇方面最为严重有关。

主体发展语言时,在语言所有构成要素中发展和丰富民族固有优秀要素的同时,消除介入民族语言的不必要的外来因素,从而维护民族语言的纯洁性。

民族语言中不必要的外来语言因素,是模糊语言的民族特点,阻碍其自主发展的主要障碍。

如果外来语言因素大量渗透到民族固有的语言因素与数量上相较的程度,那么单凭其本身,语言中民族固有的语言因素就达不到支配地位。

因此, 突出并主体发展语言的民族特点, 本质上是整理渗透到语言中的不必要的外来语言要素的问题。

这些外来语言因素比语言的任何领域都多侵袭到词汇领域, 污染了词汇构成。

语言中的语法结构或语音系统非常坚固,与此相比,词汇构成具有可变性,最常受外来影响。

长期受朝鲜语言和外来语言因素的侵袭的一系列其他民族语言的发展历史,清楚地证明了这一点。

过去,由于封建统治集团的事大主义,汉字词语侵袭到朝鲜语中来得非常久。

但是在这个过程中,语音和语法因其坚固性而不受任何影响,只是词汇构成中有不少汉字词。

这些事实表明,当一个民族语受到外来语言因素的侵袭时,其影响主要涉及语音系统和语法结构,因此,主体地发展语言,整理词汇构成中的外来词汇,突出民族固有词的词汇整理工作占着重要的地位。

主体的词汇整理思想的生命力,如今不仅在口头语和书面语等人民语言生活的各个方面得到明显证实。

解放后,在伟大领袖伟大将军的英明领导下成功进行的词汇整理工作,如今在敬爱的总书记同志的领导下,在新的更高阶段成功进行。

敬爱的总书记同志的英明领导下, 如今, 朝鲜人民的语言生活中高度发扬了主体性和民族性, 文化性得到提高, 进一步巩固社会主义民族语建设的成果。

我们将主体的词汇整理思想作为社会主义民族语建设的指导方针,根据新世纪的要求不断深入发展,从而高尚文明地发展社会语言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