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的恩情

 2021.5.10.

伟大领导者金正日同志今天也受到世界人民的无限称颂,他是以无比的热诚的仁爱呕心沥血的卓绝伟人。

只要交朋友和同志的人,就无论他是什么人,都时刻刻不忘,给予特别爱情和恩情,这位就是我们的将军

伟大领袖金日成同志教导说。

"金正日同志完全具备了作为人民领导者应有的优良品德。"

(金日成全集》第92卷第136页)

有很多人被金正日同志的热烈的仁爱所迷住,一辈子对敬仰他感到光荣和幸福,他们当中有意大利综合投资集团董事长让卡洛•埃利亚•巴罗利。

1988年9月,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庆祝活动场上他第一次接见伟大将军

伟大将军亲切地握住郑重地行礼的他的手。

在这一瞬间,他完全佩服了跟伟大领袖一样的伟大将军的伟人风貌。

洋溢着温馨的人情味的微笑、充满着人类爱的向导、一见如故的的崇高的风貌,打动了巴罗利的心弦。

巴洛里满怀着那天的宝贵回忆,一直无限敬仰他,于1994年第二次接见了伟大将军

伟大将军虽然是失去民族的慈父——伟大领袖,比任何人都痛切地感到丧失的痛苦,但他考虑到失去慈祥的导师后,沉浸在悲痛之中的巴罗利心情,中央追悼大会结束后接见了他。

他好像是给予了还没给亲生父母之爱,用沙哑的声音说跟金日成主席生前时那样经常到朝鲜来,还同他一起合影留念。

在遭受民族大国丧的时刻,伟大将军考虑到跟伟大领袖的情义格外深厚的他的心情,深切关怀他,伟大将军的慈祥的面容以太阳的形象更加鲜明地刻在巴罗利心目中。

可是当时巴罗利还不知道金正日同志的爱人世界、情义世界有多深、多么炽热。

1997年1月,他又访问了我国。

那时他很荣幸地受到意料之外的恩情。

伟大将军在百忙之中,没有忘记他的生日,亲自安排了祝寿宴会,还把塑造她母亲容貌的雕像作为生日礼物送来了。

受礼物的时候,他感慨万千,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不是雕像,而是明明是活着的母亲的面容。

伟大将军考虑母子之间格外关系,送给他无价之宝的礼物,他佩服伟大将军崇高的温情世界、其无限深厚的关怀,终于激情满怀。

他抱着雕像流着热泪。

人类历史记载着许许多多称颂德望的伟人,但是没有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在普普通外国人生日时体谅了他怀念母亲的心思。

只有在最崇高的境界上体现对人的热爱精神的伟大将军才能展现出这样炽热的爱人场景。

巴罗利后来这样抒发了自己的心情。

"的确,金正日阁下是在爱人天国安排我和母亲亲切的会晤的人爱的最高化身。我在这里看到了天降圣人的温情世界、伟大太阳的天赋。

的确,金正日阁下以爱心培育人类世界,他是人类的太阳,他的恩爱是无可非议的太阳的爱。"

伟大将军具有任何伟人或政治家都无可比拟的最崇高、最热烈的仁爱。世界许多国家人事很佩服伟大将军的崇高的伟人风貌。其中有一个姑娘。

"我是朝鲜的女儿。"

这不长的真正的佩服的话,洋溢着对伟大将军谱写爱人的伟大史诗,以崇高的仁德感化万民的热烈敬仰之情。

1983年9月的一夜里。

有的外国人夫妇咋平壤妇产医院公园椅子上坐着,他们用期待、惊叹、希望和羡慕交错的眼光望着产院。

他们就是当时刚被任命为驻朝鲜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处代表的穆斯塔派和他的妻子亚斯敏。

他们在十多年前成了一个幸福的家庭,但心里抱着难言之隐的苦衷。

那就是他们还没有生过孩子。

亚斯敏抱着没有生丈夫后代的痛苦,为治病费尽了心血。

世上的好药都弄来治过病,这个领域的医术有发达的国家都去过。

但是,白白浪费了许多时间和巨额的钱款,只承受着内心和体力的痛苦。

于是亚斯敏抛弃了一切,有一天,他们通过报纸和广播获悉,朝鲜的金正日领导者为妇女在平壤建设了妇产医院。

他的心里又开始产生了希望。

亚斯敏一直希望到朝鲜去看看,他随着丈夫来到我国,首先找去了平壤妇产医院。

亚斯敏在这里所见所闻的一切都象梦幻一般。

对文学家的亚斯敏来说,平壤妇产医院好像是传说中的神秘宫殿。

他走进平壤妇产医院的中央厅听到伟大将军为了抚养孩子的妇女,在产院的地板下铺了宝石地毯,她不禁大吃一惊。

让他大吃一惊的是经过综合检查以后。

其实,他不想受CT摄影检查。

因为他在西欧某国医院拍CT时付了一笔巨款。

可是,他的担忧是毫也不必担心的。

他们从平壤妇产医院的医务人员那里听到"伟大将军教导说从斗争国家的他们跟我国人民一样提供免费治疗"的故事,都抑制不住炽热的激情。

伟大将军的恩情下,他在平壤妇产医院治疗了7个月,完全治好西方医生诊断过的"不治之症"。

从平壤妇产医院出院的亚斯敏,一年后终于生了可爱的女儿。

他们夫妻俩高兴地不得了。

他们当父母要给孩子取名。

但是,穆斯塔派和亚斯敏以为只有伟大领导者金正日同志就可以给他的女儿取名。

因此,他们向伟大将军致最热烈的感谢和请愿信函。

伟大将军在领导革命和建设的百忙之中,亲自看一对外国人夫妇的信,把女儿的名字命名为"金达莱",还送给他们代代相传的宝贵礼物。

伟大将军迎接金达莱一周生日时,于主体75(1986)年再次送给礼物。

伟大将军使他们成为幸福的父亲和母亲,为了祝福他们女儿的健康和未来,送给他们珍贵的礼物,穆斯塔派夫妇对格外的恩情感激不尽。

后来,金达莱在伟大将军的爱民之情中茁壮地成长,他说金正日将军给自己赋予生命,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的亲生父母,而且高声喊:"我是朝鲜的女儿。"

伟大将军温暖的关怀不只是照顾金达莱一个人。

伟大将军无微不至的关爱和祝福下出生了中国的松梅和雪光、古巴的启明星。

金正日同志超越思想、制度、国籍和民族,给予许多外国朋友的关爱和信任的故事,今天也令世人惊叹。